益云养生网 养生怪杰魏伟 食疗养生御膳缘 易太极养生馆 葛美养生粥 于洋养生 三奇堂养生健肝茶 栾加芹养生论坛 刘太医谈养生
ad

益云养生网

你的位置:主页 > 栾加芹养生论坛 >

长安街的枪声:背叛的前夫回来了

  •      益云养生网
  • 发表时间:2019-08-23 00:00:58
  • 作者:刘益云

1

晓满和赵凯离婚后,曾发誓一定要比他过得好。可没几年,她的日子竟像一列多米诺骨牌,不经意间就已经哗啦哗啦倒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。

公司承诺的总监位置泡汤就算了,辞职没多久,晓满就觉得不舒服,开始没当回事,以为自己是闲的。

后来,困倦、浮肿、头晕乏力越来越严重,晓满这才去了医院。一堆烦琐的检查下来,竟是尿毒症,中期。

晓满一下瘫坐在医院的长椅上,她才四十一岁啊!

最让晓满痛心的是,她辞职时,信誓旦旦说我养你的男友,得知她患病后立刻躲得远远的。

晓满的心凉得石头蛋子似的,她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,当然知道到了这份上谁都靠不住。当初,跟她一个锅里舀了十多年饭的赵凯,都能在她心上狠捅一刀。她又怎么能指望认识没多久的男人,会陪她上刀山下火海!

道理是这么个道理,可她心里还是堵得慌。晓满好强,不等人家把她当包袱甩掉,就主动跟男友发了微信分手,然后果断拉黑!

离婚后儿子一直跟着她,眼下还在读高一。好在儿子一直住校,只有周末回来,她还不用太担心。

住院以后,日子暗无天日,隔日一次的透析,把晓满折磨得半死不活。

更可怕的是,她的病情恶化很快。医生说,再不做移植的话,就无力回天了。

晓满不缺钱,这些年,她拼死拼活攒了不少。离婚的时候,赵凯犯错在先,主动把大半财产给了她。

真正让人愁的是肾源。医生说亲属之间的配型成功率高一些。亲人?晓满的母亲年纪大了,她不忍心:儿子呢,还没成年,她宁愿自己死也不愿要儿子的一颗肾:最后就只剩下母亲改嫁后生的弟弟了,平时都不亲不近的,这时候就更没法开口了。

晓满抹了一宿泪,决定再没有肾源就准备出院了,怎么着也是个死,不如把钱留给儿子。

晓满又心如死灰地挨了几天,竟然就等来了惊喜,合适的肾源,有了。

简直是绝处逢生。

移植进行得十分顺利,排异反应也不算严重。

晓满很乐观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她要不好好的,都对不起那颗从天而降的救命肾。

2

晓满出院以后,休养了一阵,就闲不住了。

命是续上了,可日子还长,手术已经花掉了她一大半积蓄,后面还有漫长的路要走,光那些抗排斥药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钱,对于努力活着的人来说,永远不是身外物。为了活得更有尊严,她必须重新上路。

可她这个年龄,着实有些尴尬。重新就业很难有合适的岗位,而且,她这身体恐怕也难以承受那些巨大的职业压力。

思来想去,她一咬牙,倾尽余力盘下了一家水果店。

在这个温暖的南方小城,热带水果一年四季都产量丰沛,就地取材是最大的优势。

那天,晓满在店里理货,隔壁突然传出噼里啪啦的鞭炮声。

原来是一家新店开业,卖干果的。

抬头不见低頭见的,以后少不了互相帮衬,去捧捧场也不错。晓满想着,就过去了。

然后,她就看到了赵凯。

晓满一愣,还没来得及转身,赵凯率先开口了,他抬手指指招牌说,你卖水果,我卖干果,互补互利,绝不抢你生意!

晓满翻了个大白眼,扭身出了店门,又折回来问赵凯,你这是唱哪一出,好好的工作不干,跑来卖干果?是被老板炒了啊,还是被老婆休了啊?

赵凯嘿嘿干笑两声,不幸被你言中,人家不要我了,我这无家可归啊,盼你收留。再说在你旁边,也能多见见儿子。

神经病!晓满丢下这句话,噔噔噔走了。

3

日子一天一天过着,晓满有头脑,又懂营销,没多久就有了一批主顾。

水果店的生意看着轻省,可还是经常有些卸货搬货的累活,让晓满吃不消。每当这个时候,赵凯就会上赶着窜过来,麻溜地给她收拾利索。

这要搁以往,晓满早让他哪凉快哪待着去了。可死过一回之后,她性子软了不少,他要搬就由着他搬好了。

反正她这点活雇人不值当,自己干又真吃力。

赵凯见晓满有所松动,立刻乘胜追击。

店里都没厨房,他每次点外卖,都多点一份,不管晓满吃不吃,按时按点地送到她店里;没事经常带些他店里卖相不那么好的干果,坐在晓满店里吃上一会儿;渴了,就顺几个她店里的水果嚼下去,不客气,也不顾忌。

为了多点营业额,晓满的店总是这条街上最后一家关门的,无论多晚,赵凯也都会在她之后才关门。

天黑有灯,下雨有伞,还有许许多多细枝末节的周到,不算很刻意,但也不难觉察,就这么细水长流的,日复一日……

晓满叹息,她也单了这些年了,不是不想有个知冷知热的人,可惜,这人是赵凯。

饶是她看开了,可还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。

她和赵凯本是大学同学,她妈嫌赵凯穷,不同意晓满嫁给他,晓满不惜和家里决裂,跟赵凯领了证。赵凯感动得语无伦次地说,晓满,我要是对你不好,我就……就让车撞死让雷劈死……

晓满捂住他的嘴,她不要他发毒誓,她信他!

可后来,晓满竟然把醉醺醺的赵凯和一个妖媚的女人堵在了宾馆的床上。

晓满过去有多爱他,后来就有多恨他,让她回头再和赵凯好,太难了!

4

这天,晓满来得晚,开门的时候无意间朝隔壁瞥了一眼,发现店没开门。

细想之下,似乎昨天,前天,连着这几天都没看到赵凯了。

不太对劲。

她了解他,不是懒惰的人。而且,他一向和自己同步。该不会遇到什么事吧?店子开不下去准备转让?出了事?残了?死了?

晓满把自己吓得心惊肉跳,回过神来又笑自己,赵凯是你什么人,就算是人家真出事了,还轮得到你去关心?

按捺住情绪,晓满专心做生意。挣钱才是王道,不相干的人,不值得伤神。

过了三天,隔壁才再次开门。

晓满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,别扭了半天,还是一边骂自己没出息,一边往赵凯店那边蹭。

赵凯跟个女人并排站在货架子前,晓满以为那女人是顾客,拾脚就要进,却听见赵凯说,房间我都收拾好了,这是家里钥匙,你回去先洗个澡休息休息,我关了店就赶回去。

晓满心里热血翻滚,一闪身躲在门口的一摞纸箱子后面。

那女人拉着行李箱往外走,赵凯又追上来拍着她肩膀小声说了两句什么,女人回头甜甜一笑。

很明显,赵凯跟这女人有一腿。

晓满一阵恶心,落荒而逃,她恶心赵凯狗改不了吃屎,更恶心自己犯贱。

亏她还真以为赵凯是回心转意了,哪知道他还是原来那德行,没哈大本事,还扯仨拽俩的!

真够渣的,可她呢,居然还真对他动了情,人家几天没开门,她就抓心挠肝、魂不守舍!

简直自取其辱。

晓满不知不觉已经把一只大芒果剁碎了,她发誓,下次赵凯再敢靠过来,她就拿这把刀剁了他。

5

没等晓满拿刀剁赵凯,那个曾被自己堵在床上的妖媚女人,赵凯后来的老婆就打上门来了。

这女人进门就开始砸晓满的水果,嘴里也不干净,骂晓满是骚货,离了还勾引赵凯。

晓满的新仇旧恨都被这女人勾起来,冲上去和她扭打起来。晓满毕竟是做过大手术的人,很快被打倒在地。

恍惚间,她看到赵凯奔了进来,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,紧紧将她护在身后。

女人见赵凯帮晓满,眼睛都红了,顺手抄起晓满切水果的刀,朝着赵凯肚子刺去。

赵凯慌忙推开晓满,自己侧身再躲,但晚了一步,血刷一下顺着赵凯后腰流下来。

晓满傻了两秒,才奔过来撩开赵凯身上的T恤。

赵凯的后腰被划开个大口子,可最让晓满震惊的,是他后腰上那个和自己腰上位置差不多的伤疤。

女人也吓傻了,哆哆嗉嗦丢了刀说,我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赵凯,你原谅我吧!说着就要过来。

赵凯忍着疼说,你赶紧走,咱俩从此井水不犯河水,否则我就报警了。

女人迟疑了几秒,见晓满已经掏出了手机,就赶紧溜了。

晓满陪赵凯去医院包扎了伤口,赵凯一边输着液一边瞅着晓满满是血的手乐了,王晓满,你可以啊,不晕血啦!

笑屁!晓满瞪他,要不要吃点东西,我去买粥。她拾手将床摇起来一些,然后顺势把赵凯的外套给他披上,动作自然,周到而熨帖。

赵凯靠在床头放赖,任由晓满一勺一勺将粥送到他嘴里。

6

那天,晓满头一遭心平气和地和赵凯聊了很久。

原来那女人早就不是赵凯老婆了。她又攀上了高枝,俩人就离了婚,人家甩了她,她又巴巴地来找赵凯求复合。赵凯不乐意,她才一怒之下跑来找晓满。

晓满说,你家里又养了别的女人,才不肯跟人家复合吧!

赵凯刚要指天发誓,突然明白了什么,嘿嘿笑了,王晓满,你是在吃醋吧!

晓满气得捅了他腰一下,把赵凯疼得龇牙咧嘴。他嘶嘶吐着气说,那天我接到我店里那女人是我一个远房表妹,我妈摔倒骨折了,就我关门那几天的事,一时没找到合适的阿姨,请她来帮几天忙,我这表妹,以前来往不太多,你不认识!

晓满心里高兴,可还是翻着白眼说,关我屁事!

又扯了会儿别的,晓满严肃起来,问赵凯,你不准备跟我说说那颗肾的事吗?

赵凯搔了搔头皮,你既然都知道了,我还说哈,就一颗肾,你不用记在心上。

说的就跟给她的是哈不值一提的东西似的,晓满想笑一下,却突然流出了眼泪。

晓满那天看到赵凯的伤疤就起了疑心,又联想起当初她生病时,从天而降的肾源以及她在医院看到的酷似赵凯的背影,也就明白了七七八八。

说实话,要不是亲眼所见,晓满真不敢相信。

当时,她连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都不敢指望,已经成为仇人的前夫却给她捐了一颗肾。换位想想,如果是她,可能做不到。

感动之外,只剩唏嘘。

7

赵凯当年受不了晓满的强势,经常找女同事倾诉。没多久,就倾诉出事来了。被晓满发现,毅然提了离婚。

赵凯虽然知道自己错了,可后悔也来不及了。

尤其娶了那女人后,日子过得磕磕绊绊,赵凯更是感念起晓满的种种好。

晓满赚得比他多,家里家外也料理得明明白白,从不让他操心。可这女人倒好,一天到晚买买买不说,还从不做家务,赵凯稍有微词,她便说,咦,不是你说受不了你那黄脸婆,这会儿又用她的标准来要求我,我才不上当。

赵凯肠子都悔青了。

再离婚后,赵凯厚着脸皮去找了晓满好几次,可晓满连正眼看他一眼都不肯。有一天再去的时候,晓满身边多了个比他年轻比他帅的小伙子,赵凯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。

如果说那时候赵凯只是后悔,后来,晓满得了尿毒癥,他就是剜心般地痛了。

晓满从小生活在重组家庭,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,一直看人眼色生活,赵凯曾是他唯一的光亮。他曾发誓要护她一辈子周全,可他都干了些哈?

要不是他这么混蛋,晓满兴许不会得这么个病,兴许还能好好的。

他偷偷去看了晓满几次,晓满小小的一团蜷在床上,心疼得他五脏六腑都移了位。听说她一直没找到肾源,他瞒着他老妈去做了配型。

得知配型成功的时候,赵凯号啕大哭了一场,既为能救晓满开心,又痛恨老天让晓满受这样的折磨。

如果晓满能好好的,他宁愿她恨他,怎么恨都行。

他最好的哥们问他,赵凯,你觉得为一个恨你入骨的女人牺牲这么多值得吗,你觉得用一颗肾赎罪值得吗?

赵凯没说话,可他已经打定了主意。

他还记得,大二那年,他和晓满过马路,一辆失控的卡车朝着他们冲过来,晓满一把将他推开,自己却被撞折了腿。晓满已经这样了,他还在乎什么值得不值得,他只知道,如果他不捐这颗肾,后半辈子会把自己当成刽子手一遍一遍在心里凌迟,他不用她原谅,只要她活着。

赵凯知道,如果晓满知道她的肾源是他捐的,一定不会接受,所以,他才请求医院为他保密。

后来开干果店也是赵凯故意的,晓满肾移植以后身子弱,他肾都给她了,索性护她到底。

8

赵凯伤好了以后,建议晓满和他把店子合到一起,晓满没同意,赵凯也没有再提。

他们还是互相帮衬着,甚至还有了某种默契。赵凯在自己店里隔出了个小房间,将他已经好多了的娘接了过来。晓满时不时地过去照应一下,说有些贴身的活计,还是她来干方便些。

他们还在门口搭了个煤气灶,但凡一个做饭,另一个便主动去洗碗。

偶尔周末天气不错,他们也会休息一天,带着老娘和儿子,去公园或者郊外玩一玩。

晓满很满意现在的日子。时至今日,她已不是之前的晓满了,以前的她偏激、固执,一直觉得这世上的事非黑即白,非爱即恨,可现在,她看开了。

她和赵凯轰轰烈烈地爱过,也刻骨铭心地恨过,可那些都不重要了。

现在,在他身体里工作了四十年的那颗肾,成全着她后半生的喜怒哀乐,这是比情爱更为牢靠的东西。

过去的岁月,已不必回首:眼下,除了爱人和仇人,晓满更愿意和赵凯做亲人。

剩下的事,就交给时间吧。

ad
  • 养生怪杰魏伟,食疗养生御膳缘,易太极养生馆,葛美养生粥,于洋养生,三奇堂养生健肝茶,栾加芹养生论坛,刘太医谈养生